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中国 漫画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中国动漫新闻网 / 新闻速递 / 国内资讯 / 内容

国产动画从未被打倒 他不相信眼泪

作者:Takashi|时间:2020-10-27 16:09|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2014年前后,当年在美影厂和央视动画打工的初代国产动画人翻了身,从老国企出来创业做主人;当年看美影厂和央视动画作品的小孩长大了,以热爱为主要驱动力投身国产动画事业。一场电视动画衰落后,网络动画的新浪潮就此开始。

2014年前后,当年在美影厂和央视动画打工的初代国产动画人翻了身,从老国企出来创业做主人;当年看美影厂和央视动画作品的小孩长大了,以热爱为主要驱动力投身国产动画事业。一场电视动画衰落后,网络动画的新浪潮就此开始。

接下来的六年里,国产网络动画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仰卧起坐,时而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只要有团队就有拿到钱的机会,时而是整个泛娱乐食物链底端的赔钱货,即使作品做的还不错,出圈和挣钱依然是最大的难题。优酷、爱奇艺、腾讯、bilibili等视频平台的陆续带资进场牵动着动画人的心,做原创还是做改编,要版权还是接外包,拿钱站队还是继续斡旋,国产动画人在与平台之间的博弈中探寻生机。

他们的生存状态也一波三折,时而做梦画饼侃侃而谈,每一个融资首发都是国产动画的新希望,时而欲哭无泪举步维艰,团队数百号人做出动画不火更不赚钱,谁知道接下来还能熬几年。

没有国产动画创作者甘心做不出好作品,当《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次为低谷期的国产动画打开一扇窗,当视频平台和动画公司形成稳定的合作模式,当动画团队烧了五年钱踩了无数坑,仍在磨练团队创作成熟作品的可能。2020年,国产动画行业的这一次触底,已经积蓄了反弹的力量。

中国动画生生不息。

实际上,2014年前的国产动画正在经历着至暗时刻。

九十年代央视动画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改革,重创了刚刚繁荣的国产美术片。补贴锐减、市场化、自负盈亏成为彼时做动画的三大生存暴击。紧接着,行业人才极速流失,初代老艺术家陆续退休,市场化失败的动画团队纷纷转型,非低幼向作品上星审核日趋严格,接连不断的影响使得国产动画发展陷入僵局。

于是,21世纪初的整个国产动画产业开始两极化,一边是all in 儿童向动画作品,做产业片卖玩具等周边产品快速盈利,做剧情片靠年度大电影一发入魂;另一边则是接日本、欧美外包靠制作费养活团队,不少公司活源稳定,利润非常可观。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14年前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革新了文化娱乐内容的分发渠道,电视台不再一家独大,网络成为国产动画传播的新机会。用户群体以经历过国内动画繁荣期的80后90后为主并顺利过渡到新一代00后,视频平台对真人剧内容的抢夺接近尾声瓶颈初现,需求端的蓝海迫切期望着新一代国产动画的到来。

《十万个冷笑话》打响第一枪。当代历史上最近一次“国漫崛起”正式拉开帷幕,或者更精准地说,这一次是国产电视动画转型的国产网络动画时代来临。搞笑日和式的短剧动画《十冷》之后,国产长剧情漫改作品《尸兄》、《镇魂街》紧随其后,一大波面向成年人的“全新”动画品类,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席卷市场,动画不再只属于孩子。

那一年,全国的年轻网民认识了一家以改编头部漫画作品出名的动画团队,叫做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也就是艾尔平方。这家彼时最具竞争力的二维动画公司自然得到了资本的青睐,陆续拿到了创新工场、腾讯、梧桐树资本的投资,动画番剧动画电影两手抓,甚至开始组建三维动画团队。

稍早一点,初涉动漫的资本们也陆续找上了电视动画时代坚持下来的原创三维动画公司,《秦时明月》系列制作团队玄机科技,《画江湖》系列制作团队若森数字首当其冲。基于此,他们率先在内容上实现了从电视动画到网络动画的过渡,进行了动画改编真人剧和动画改编游戏的开发,发展为全流程百人大团队,成为后续整个行业讲故事的首选素材。

做原创动画很难,不止难在钱和人方面,这也是后来我们看到整个国产动画行业80%以上都是改编作品的原因。但在国产网络动画发展初期,最大的改编素材来源于国内外热门游戏。早期大神们制作的游戏同人动画《啦啦啦德玛西亚》系列、《我叫MT》系列、《看你妹》系列、《疯味英雄》等等持续火爆,不少游戏公司动了心,与动画工作室正式合作进行原创或改编内容开发,直到现在仍是经典作品。比如,心动网络与海岸线工作室合作了原创科幻动画《纳米核心》,像素软件、腾讯与中影年年合作的游戏改编动画《勇者大冒险》,盖娅互娱与七创社合作的原创动画《凹凸世界》等。

从创作端来看,这一阶段风格参考主流游戏CG的“新”国产三维动画实现了快速发展,也做到了人才的原始积累,为后续大家互相挖人打好了基础。对于行业来说,网络动画也开始从随机掉落小短剧,变成可以半月更、周更的类似日番的稳定更新模式。

相比之下,此时的国产二维动画创作更加集中。除了坐镇成都的艾尔平方和做像《罗小黑战记》这样小而美、坚持年更的中国味儿小作品的工作室,老美影厂人1998年成立后改名的福煦影视和接日本动画外包技艺精湛的七灵石动画凭借成熟的番剧创作能力,成为后续包邮区国产二维动画的黄埔军校。

2013年,李豪凌执导取材于热门网游《英雄联盟》的动画作品《撸时代》顺利出道,与有妖气合作漫改动画《馒头日记》,而后成立Haoliners绘梦者新动画联盟,执导《王牌御史》、《中国惊奇先生》。2015年,上海绘界文化传播公司成立,简称绘梦动画,导演王昕加入,国产二维动画第一大工厂开工了。与有妖气合作《雏蜂》、与翼下之风合作《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与爱奇艺合作《灵域》、与腾讯动漫合作《狐妖小红娘》。

那时候腾讯动漫还是“动漫无界,梦想无限”的纸飞机。而“中国宅文化基地”AcFun已经经历了第一轮动荡,搬家北京望京。bilibili喜迎新董事长陈睿,进入高速发展的正轨。各大视频平台的日番购买争夺战打得如火如荼,爱奇艺豪掷数亿买下《海贼王》的独家播放权,乐视TV、搜狐视频动漫频道、优酷动漫、土豆动漫、A站、B站纷纷加入新番抢购大军,争做动画搞得最好的招牌平台。

彼时的视频平台还没有采购国产动画的习惯,做了作品大家都是全网多个平台上传,更没有会员付费和点击分成一说。这就使得不少作品只上了个PV或者只出了第0集第1集,就进入了无限期鸽笼。当时的国产动画从业者们收入并不理想,原创作品投入大,变现模式混沌。想要养活团队,除了极少数能接到游戏公司一包的幸运儿,多数还要靠做动画培训、接影视后期外包等散活儿才能糊口。

相比番剧的东拼西凑,动画电影更是为爱发电全靠众筹续命。但也就是靠着一轮又一轮的众筹,《大圣归来》9亿票房惊动天地,紧接着《大鱼海棠》6亿票房告诉还在观望的资本和创业者,下场吧,观众确实可以为国产非低幼向动画买单。但做电影的团队毕竟是少数,对于当时的动画人来说,押宝电影等于押宝数百人几年的青春热血和收入,所以有制作能力,再会讲“我们也有动画电影计划”的动画团队成为资本的第一目标。

正值热钱横扫泛娱乐行业,相比平台、真人剧和游戏的大额融资,各家资本对动画公司的投资就是个零头,他们非常乐意出点钱来完善投资布局,早点廉价买入,协助其完成几轮融资,估值翻番再全身而退。

国产动漫行业升温,一场资本驱动下的资本游戏拉开帷幕。一时间,原来做外包的团队尝试走到台前,希望通过融资掌握主动权,原来业内做独立动画的大佬,也扬眉吐气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据统计,2016年共有近40起国产动画公司的融资事件,集中在天使轮、Pre-A轮和A轮的早期投资。绘梦动画、中影年年、虚拟印象工作室、大千阳光等有了成熟作品的公司都位列其中。早期投资看人,一些有灵气的小动画工作室也拿到了启动资金,比如做了《女生宿舍的日常》的鱼肚白动画。而玄机科技凭借《秦时明月》、《武庚纪》等优质作品快人一步发展到B轮后,并在2017年春节后完成了腾讯的近2亿人民币战略投资。参与《大鱼海棠》、《进击的巨人》等的全日式流程动画公司震雷文化则在2016年上半年接受奥飞400万元的收购,并与奥飞另一家子公司有妖气展开合作。

赶上《大鱼海棠》末班车的光线积极上岸,为后面几年的动画电影大业找好产能。2015年,光线成立了彩条屋影业,投资了《昨日青空》的漫画作者口袋巧克力漫画工作室青空绘彩、投资了2017年出品制作了《大护法》并参与了多个二维动画电影的好传动画,投资了2020年国庆上映的《姜子牙》的制作公司中传合道,投资了吉林动画一枝花《茶啊二中》的制作公司凝羽动画,还投资了很快就结束合作退股了的玄机科技。

与2020年不同,行业早期影视公司、游戏公司、视频平台对动画公司的战略投资并不多,一线基金和新兴资本的财务投资占大头,你也说不清他们出于专业,职业,热爱还是慈善,毕竟投资本就是个概率事件。后来,那两年拿到融资的动画公司有一半发展成为了当下最具竞争力的国产动画顶梁柱,另一半在出了一两部不温不火的作品甚至只出了PV后便销声匿迹。

但没有人能阻挡,国产动画在2016年的炙手可热。在财务投资者们广撒网了市面上几乎所有能拿得出手的公司的同时,进入疯狂扩张期的漫画平台和视频平台为动画公司打开了新的收钱大门——制作外包动画。在有妖气漫改动画作品《十万个冷笑话》、《端脑》等的初试告捷后,漫画平台腾讯动漫、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土豆争相投入动画出品大军。

不过,初涉动画生产的他们更青睐于日本产能,并没有给国内动画公司太多红利。中日合作番剧爱奇艺的《龙心战纪》、优酷土豆的《侍灵演武:将星乱》、乐元素的《星梦手记》在2016年陆续开播,腾讯动漫则凭借《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从前有座灵剑山2》、《银之守墓人》四部大作,将“中日合作动画”捧为当年国产动画的最热噱头,也因为成片质量太差在2017年成了行业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

毕竟是初涉日本市场找代工,中国出品方只能花二流的钱,找三流的制作团队,据了解,当年的中日合作动画成本每分钟4-7万人民币,是当时国内动画产能均价的1.5-2倍。作为冤大头金主爸爸,中国出品方面对日本团队有语言、文化、制作流程等多方面的代沟,无法指手画脚,反而摩擦不断,还有几部中日合作动画因此夭折,竹篮打水。

而新闻稿中常见的所谓中日合作动画,拓展海外市场,增加变现渠道。本身作品质量就一般,在国内被粉丝狂喷,去到动画产业更成熟的日本市场,只能花钱买地方电视台的深夜档播个礼貌,赚钱只能是想想。

于是面具被撕破,日本潮大败而归,国内动画出品方们开始正式启用国内动画公司制作国产动画,把产能外包的琐碎也交还给动画制作公司,他们选择更便宜的韩国、朝鲜甚至越南代工,不作为噱头,甚至不需要出现在片尾的字幕中。但显然,多数的国内动画公司还没准备好接下平台的整包需求,毕竟前几年做动画很苦,市面上具备全流程生产能力的公司屈指可数,一场关于动画产能的争夺战开始了。

有过完整作品制作经验的动画制作团队成为平台合作的首选,包括玄机科技、绘梦动画、中影年年、福煦影视等都陆续与平台达成外包动画合作。为了保证作品的基础质量,顺便盘活IP的整体价值,平台主导的动画作品都以小说、漫画改编为主,腾讯动漫、阅文集团、爱奇艺成为年度最佳金主爸爸。在平台“出钱+监制+主导宣发”的模式下,动画制作公司相对弱势,平台的话语权控制了整个行业的走向。

毕竟市场贫瘠,片荒当道,砸钱模式还是有效果的。《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血色苍穹》成为2017年腾讯动漫三驾马车,时至今日依然值得称道。最重要的是,大厂的投入快速推动了IP产业链开发,在UP2017上,腾讯动漫公布了《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的手游和真人剧立项消息,行业振奋,同期,腾讯动漫旗下动画作品总播放量破百亿,其中13部动画播放破亿。

而对于动画制作公司来说,外包费赚的就是辛苦钱,2017年,头部国产动画的投入也不过千万级。但有了平台合作项目的背书,动画公司的融资启动显然就顺利多了,再加上整个行业尚处于试错阶段,原创动画的想象空间待发掘,那一年国产动画公司拥有了最完整的故事可讲。

时至今日我依然可以将国产动画的理想化假设倒背如流:通过接平台外包,团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作品上线后反响极好。接下来希望融资创作原创动画作品,通过全产业链开发打造国漫顶级IP,漫影游联动实现盈利。无论是授权费、收入分成还是衍生产品的销售,都可以很快cover成本,实现正向循环。

接到平台活儿的公司毕竟是少数,会说话的动画公司都有机会分一杯羹。对标ABC头部公司,对标ABC头部作品,参考ABC收入模式,等比例计算估值和投资款,总之全产业链开发,漫影游联动,动画是IP试错的“最佳方式”这样的逻辑绝对没问题。

当然,后面的事实残忍的证明,多数的原创动画剧本差制作差人气差,毫无全产业链开发的价值,甚至连出完整成片的价值都没有。但总会有作品让人眼前一亮,2017年,绘梦动画创始人李豪凌执导的原创动画《凸变英雄》在上线近2年后凭借口碑走红,成为当年圈内津津乐道的原创之光。

虽然不错的作品有机会出头,迎来粉丝的称赞和业内的关注,但对于国产动画来说,变现依旧不明朗,除了靠烧投资款,只能接外包补贴家用。

此时的绘梦动画已经是与爱奇艺、腾讯动漫、bilibili等多个平台合作,每年上线十几二十部漫改/小说改作品的国产二维动画产能之王,但做原创作品的尝试依然慎重。对于年产一两部作品的大多数动画公司来说,原创作品的投入风险巨大,长线高成本的产业链开发都是奢望。虽然平台开始对国产动画进行购片合作,但预算很低,百十来万已是上品,如果是非独播全网发的作品,没收入不说,甚至还需要自己给网站编辑几百几千块换取推荐位搞流量。国产动画相比真人影视作品、相比日本动画,还远不足以吸引平台和用户的注意力。

百废待兴,2017年成为国产动画的快速萌芽期,自然也是最具希望和干劲儿的一年。在经历了国漫、国动的取名之争后,3月22日,bilibili国产动画新分区正式更名“国创”,意为“bilibili愿为国产原创动画和漫画,尽绵薄之力。”同年4月7日,由视美精典制作、改编自蝴蝶蓝同名小说的《全职高手》动画登陆腾讯视频、bilibili国创区,成为第一部付费观看的国产动画作品。凭借原作成熟的剧本和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加上每分钟近7万块成本实现的当年国产2D动画顶级制作水准,《全职高手》顺利出圈,打破了国产2D动画日漫风的枷锁,提高了国产2D动画制作质量的天花板。

更重要的是,《全职高手》尝试的平台会员免费看或10元购买一季动画的付费观看模式,为整个行业积累了首批愿意为动画内容买单的用户,也为后续平台购片和动画作品开通付费模式树立了信心,时至今日这种方式依然是不少动画作品主要的收入来源。

作为国产动画崛起以来唯一实现“百番大战”的年头,2017年的另一个转折意义,是视频平台的正式加入战场。经历了中日合作的小试水,围观了漫画平台的代工大投入,有过真人影视运作经验的视频平台们尝试新的取巧方法。定本子,攒盘子,盯片子的全流程跟下来周期太长又麻烦,他们更喜欢捡漏,寻找市面上已有雏形的作品以投代购,或者干脆选择平台播出过反馈较好的片子参与新一季的制作,用更低的成本,撒更广的网,捞更五花八门的鱼。

2017年2月,原创3D动画《少年锦衣卫》上线后爆红,凭借美型的人设、甜虐的CP成为当年最受关注的3D动画,同时也是集柏言映画、优酷、凯撒文化三家出品方之力,在ToB领域声势最强的国产动画作品。从行业发展的角度回看,《少年锦衣卫》是新一轮原创剧本的代表作品,视频平台优酷参与出品,也为整个行业进入视频平台驱动时代拉开了序幕。

从寻找代工发个包,到寻找作品参与投资,视频平台姿势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国产动画公司的地位,处于融资接触期的他们迎来了估值高峰,具有制作能力,原创能力,还有赚钱能力的公司尤其金贵。一时间,“东玄机,北若森”作为极少数能用P/E计算估值的动画CP,成为整个行业引以为傲的对标公司。

打造“画江湖”系列多部作品的老牌动画公司若森数字,凭借流水过亿的改编游戏、口碑尚佳的小成本真人剧,完成了多轮大额融资,创造了30亿估值的国产动漫行业神话。手握《秦时明月》这个第一国漫IP,多款改编游戏流水过亿,新作《天行九歌》热度延续,又接了腾讯系、网易系的大项目外包,现金流健康的玄机科技获腾讯2亿投资,占股12%,估值17亿。而《少年锦衣卫》的出品方柏言映画则凭借这一部作品,冲击15亿估值,成为价格飙升最快的国产动画公司。

融资消息接连不断,但以财务投资居多,战略投资相对较少,尤其是拿视频平台的钱更需要慎重。那时候的动画公司矜持的很,视频平台刚刚开始加大对国产动画的投入,参与作品出品,行业战况尚不明朗,各家策略也极不稳定,拿了公司层面的投资则意味着搅入博弈,盲目站队的后果是非常麻烦的,有点筹码的公司总会犹豫再三。

但面对平台抛出以投资作品参与出品代替购片费的橄榄枝,国产动画公司们回应积极。不只是因为平台支付10%-20%的投资款降低了动画公司单独投资的成本和风险,平台在推广和宣发上的资源支持为国产动画带来了新的突破。老动画人们从电视台干到互联网,内容的创作顺势而为,但与观众近距离的对话他们显然没有经验。所以当他们意识到互联网时代需要自己安排好宣传推广资源、做好粉丝运营维护,真的要开始干一件叫“宣发运营”的事情的时候,0经验让他们措手不及,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投入也增加了动画的成本负担,视频平台的参与简直是雪中送炭。

不过,存量作品毕竟还是少数,远不足以满足平台抢滩国产动画用户的时长储备需求,作品的质量也是随机掉落,视频平台们开始着急了,他们开始购片自制两手抓,根据平台用户结构,分等级进行作品投入规划。2018年,腾讯视频正式发力,打造每分钟成本10万+天价标杆作品《魔道祖师》、《斗罗大陆》,刷新国内2D、3D动画品质天花板,坐实第一国漫平台。同时与阅文集团联合出品《斗破苍穹》、《星辰变》等小说改编作品,与《非人哉》、《快把我哥带走》等多部漫改动画保持独播合作。2018年10月25日,腾讯与bilibili达成战略合作,条件许可下互相开放片库。

相比腾讯视频的志在必得,爱奇艺选择稳扎稳打,走一条适合自己生态的动画内容创作路线。一方面选择偏大众可接受的动画作品参与投资或者上线播放,一方面深度参与开发了《万古仙穹》、《四海鲸骑》等小说改编动画作品。

刚启动一年多的bilibili国创区尚在摸索,平台优质的二次元用户成为其吸引动画公司交涉的筹码,与腾讯动漫的深度合作保证了其头部动画番剧的稳定更新,《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都曾是bilibili国创区的当家花旦,再加上全网分发作品的入驻和低价购买的老番,整个分区的内容也算是逐渐填充了起来。而另一边,AcFun终于坚持不住了,没有机会参与到国产动画的发展进程中,2018年6月卖身快手,土妞回家了。

就好像是一场梦,视频平台光速入局,豪掷重金,然后很快进入了佛系时代。动画公司成为资本和平台争抢的对象,然后迅速跌入谷底。从大众更关注的动画电影市场来看,2017年开始,7月光线传媒、好传动画出品的《大护法》、追光动画出品的《阿唐奇遇》,2018年4月追光动画出品的《猫与桃花源》,2018年10月光线出品的《昨日青空》几部动画电影接连折戟,《十万个冷笑话2》、《风语咒》票房也仅仅过亿,远不复《大圣》、《大鱼》当年的辉煌。

整个行业迅速降温,原本可以靠画饼搞钱争取时间做动画的公司们瞬间被逼入生存边缘,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在国产动画身上表现的尤为残忍。即使是斥资过亿的头部IP《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也依然很难为腾讯动漫创造收入,如何靠动画本身赚钱成为2018年下半年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

有一些公司找到了Cover成本的方式,可以坚持下去迎接国产动画行业下半场的挑战。比如超神影业的《雄兵连》通过在腾讯视频独播的付费观看分成收入覆盖成本,七创社的《凹凸世界》通过售卖衍生产品基本实现单作品成本回收,分子互动的《非人哉》通过新媒体广告和衍生品授权等方式取得盈利。

还有一些团队另辟蹊径,从画风、时长、IP来源等垂类突围。比如低成本原创作品《刺客伍六七》凭借独特的画风、配音和不错的故事成为2018年新爆款;《非人哉》、《Gon的旱獭》、《快把我哥带走》、《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请吃红小豆吧!》等片子开创了国产动画的高性价比泡面番时代,短小精悍又各具特色;《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阴阳师·平安物语》、《峡谷重案组》等改编自游戏大IP的番外动画也备受粉丝青睐。

2017年到2018年的观众体验到了国产动画在第一波烧钱后的百花齐放,时常为到底2D牛还是3D牛的深奥话题喋喋不休,很少关注到表面光鲜的行业背后的艰难。2018年下半年,柏言映画资金链断裂,相继爆出欠薪、欠制作费、破产等负面,明星IP《少年锦衣卫》则因为版权分割复杂无人接盘,片中几对CP再无发糖之日。

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墙倒众人推,一时间柏言映画的窘境传遍动画圈,《少年锦衣卫》的崩塌给了行业一记重锤。但不可否认的是,2017年这部作品的出现为国产原创网络动画开了个好头,直到三年后的今天依然鲜有作品比肩其当年的热度和口碑。此一时,彼一时,惋惜归惋惜,《少年锦衣卫》事件也重创了优酷在动画业务上的信心。自此,优酷转向少儿动画,退出与爱奇艺、腾讯、bilibili的国产动画争夺战。

平台的气焰此消彼长,作为更有钱有资源的一方,他们与产能的博弈一直在持续。最开始平台缺内容,动画公司缺钱,平台给一笔钱找代工做动画成为爸爸,万人敬仰。光做代工显然无出头之日,理智的动画公司们开始要求以部分制作费抵版权份额共同投资,加入出品方分一杯羹,取得名声和深度参与非制作流程的机会。

积累了全套经验的动画公司们明白制作对于作品后续开发的重要性,而平台画了饼能按时出片的公司并不多见,甚至有项目干着干着连公司一起阵亡。优胜劣汰之后,手握产能的动画公司开始掌控主导权,制作费水涨船高,从2017年到2019年头部动画作品的投资成本翻了三四倍,平台只支付代工费和版权份额在优质产能面前毫无竞争力,一家公司每年出片的分钟数又非常有限,所以平台们开始用所谓的战略投资锁定公司产能,强迫动画公司战队,以换取更多出片的机会。

好像每个行业都有那种几年一个周期的返祖行为。2018年10月腾讯成立PCG结束内耗,同时大幅缩减了动画方面的预算,其他平台也陆续有架构和策略方面的调整,整个行业又穷了起来。另一方面,市面上有产能的动画公司早就被排他协议瓜分的差不多了,所以平台们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投资项目找公司外包,自制内容比例攀升。由投资关系连带的产能绑定也心照不宣的被打破,更多合作模式开始出现。毕竟真的按照股东走,每个平台的作品风格就会过于固定,每个公司的现金流只能依靠平台账期和对接人心情,在一棵树上吊死,风险太大,搞不好就双输。

bilibili显得姗姗来迟,在围观了腾讯系的大张旗鼓,优酷的偃旗息鼓,和爱奇艺的细水长流后,才正式加入战场。2017年到2018年间,bilibili陆续投资了20余家动画制作公司,低调成为行业最大接盘侠。得益于其当年还是个有着高质量的二次元用户加持的垂直社区,站队优爱腾的动画公司们才有机会同时取得bilibili的投资。

十来个亿砸出去不亏,bilibili给自己的国创区打好了地基,开启了国产网络动画的后bilibili时代。买下晋江《天官赐福》、《天宝伏妖录》等几十部小说作品,与每家投资的动画公司合作项目,bilibili在2018年、2019年连开两年“Made By Bilibili”国创发布会,每次官宣20多部新作,还与绘梦动画成立了“哆啦B梦”,睿总更是多次在公开场合为国产动画正名,向市场强调着bilibili做好国创的决心。

雄赳赳气昂昂,但bilibili救不了国产动画。很快,国漫崛起成为了国漫仰卧起坐,那些投资故事中看似可以挣钱的模式,经过尝试都被验证了不太靠谱,即使是同一家公司在一部作品上赚了钱,也还是很难把成功复制到下一部作品上,求生存再次成为动画公司们的主要命题。

平台开始利用自己商务部门的优势,为国产动画创造品牌合作的机会,低则三五十万,高则三五百万,贴片广告成为各家自制项目的标配。也有公司选择抱团取暖,全流程能直接对接平台的动画公司们纷纷布局各环节小制作团队,形成产能集团,借以提高出片的效率创造更多接新活儿的机会。还有一些公司找到了新的甲方爸爸,整个二次元圈大概只剩游戏公司比较有钱有闲,近两年改编自《阴阳师》、《王者荣耀》、《崩坏3》、《少女前线》、《剑网3》等热门游戏的动画陆续上线,成为不愁挣钱的一股动画清流。

当然也有一些操作比较匪夷所思。比如有觉得翅膀硬了的动画大佬出走,靠着老东家的光环拉一笔投资,从原来的动画环节、美术环节的导演岗位跃升出品人+制片人+导演+编剧,梦想自己做出超越过往的神作,最后多半断更扑街,后继无片,做动画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还有一些大神为国产动画打造了新的故事,去戛纳,去日本,去美国,文化自信,国漫出海,外国网友怎么看?妙啊,作品不怎么样放在国内市场都不温不火,拿去国际竞争,自掏腰包买个录像厅播一下,买个电视台深夜档播一下,在咖啡馆门前摆个易拉宝拍个照,拿点小号翻墙当水军,就成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可是现在还能在动画行业里花钱的老饕,有几个会被这种唬人的把戏骗了呢?就像个笑话,自嗨空欢喜。

国产动画人心态崩了,继2016年《大鱼海棠》后的几年里,他们对国产动画电影的态度从自我感动到极度自卑,票房破亿成了可以举行业欢庆刷爆朋友圈的喜讯。但那部做的很棒票房破了亿还是亏了钱的《风语咒》成为了压垮当年最贵国产动画公司若森数字的最后一根稻草,2019年底,若森数字裁员近80%,“画江湖”渐隐江湖。

人类通常只从历史中吸取1%的教训,而其他99%用来吃瓜。挣不了钱是事儿,花钱如流水事儿更大,2020年了,因为公司内部流程导致的动画难产、屡次返修、质量不稳定等问题依然是行业最大的绊脚石。以前说国产动画都是鸽子,动画公司咕咕咕,粉丝们笑着说动画人也笑着应和。现在他们的笑不出来,甚至还想哭,内耗太严重了,大家都着急。

但国产动画又很难被打垮,即使2019年动态漫画趾高气扬,一度想要暴击动画市场;即使《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这两部腾讯动漫准备了三四年的精致换皮漫改游戏上线后没多久就掉出排行榜,没能成为游戏拯救动漫IP的惊世之作;即使还有很多二次元游戏高调上线,低调退市,损了IP被骂的体无完肤。

我们看到了动画公司们在根据团队的实际情况,开拓着新的机会。以前的步子跨得太大了,不如回归内容,找准自己在行业的独特位置。动画制作的质与量开始分割,分别侧重。有的公司成为了量产工厂,保持3-4部年番的周更甚至周二更,虽然因为质量太差成为粉丝口中的反面教材,但跑数据凑作品混收入效果甚佳,甘作国产动画的垫底标兵。有的公司具备创作爆款作品的潜力,他们选择精品化探索,与平台强强联合,每年或者每半年推出1-2部A级以上作品。还有一些公司押宝网络大电影,循着前两年真人剧的模式,在平台进行新收入的开拓。

平台之间基本休战,真人剧太难做了,大家都面临了内容瓶颈,动画市场还小,闷头做事儿还有机会。腾讯系合并之后2D、3D两手抓,头部小说、头部漫画都有了更清晰的开发模式。但很遗憾的是,除了《斗罗大陆》这部年番热度依旧,已经出来的头部作品续作显得后劲儿不足,新的爆款作品更是几乎没有。备受期待的《一人之下3》无法被国漫打戏元年拯救,《狐妖小红娘》也随着剧情进入原作热度下滑的篇章,逐渐成为情怀。

优酷不甘心,总想在国产动画上再搏一搏,搞定了老合作方玄机科技《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的独播权,又参与出品了中影年年的新作《芯觉》,但一部两部作品显然无法填补优酷在国产网络动画快速发展期掉队的空白。有意思的是,柏言映画的CEO陈柏言近期出现在了优酷的线下活动场子,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有机会看到2018年4月柏言映画杭漫发布会上设定惊艳的《魁戏楼》。

bilibili在动画业务上早已碾压优酷,但距离腾讯视频还总差那么一步,没有出圈爆款动画作品。二次元属性太强这一B站最大的优势逐渐被消耗,国产动画对泛娱乐用户的需求不断增长,bilibili与其他平台的用户体量尚有差距。而从作品角度讲,bilibili太像动画圈的自己人,再火的动画都是小规模的突破,《仙王的日常生活》、《元龙》创造了bilibili平台的不少数据新纪录,但其与腾讯视频的头部作品《魔道祖师》、《斗罗大陆》等的国民度无法相比。bilibili最出圈的作品《镇魂街2》并没取得理想的效果,即将上线的《天官赐福》能否复制《魔道祖师》的成功呢?

平台和产能的关系十分微妙,整合似乎是下一步必走的棋,2020年,腾讯收购《西行纪》出品制作方百漫文化。筹备了一年多的bilibili收购绘梦动画也在近期开始股权变更。抖音、快手、西瓜视频这些短视频平台觊觎着国产动画的动向,不知会否花钱掀起下一轮风浪。

但总归是有些好消息的,2019年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给了追光动画新的希望,《哪吒之魔童降世》50亿票房振奋人心,2020年《姜子牙》15亿票房刷新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增长记录。国产动画番剧也在今年陆续王炸,bilibili《仙王的日常生活》、《元龙》、《灵笼》提高平台数据天花板,腾讯视频《斗罗大陆之星斗献祭》高燃开篇、《全职高手第二季》情怀回归。玄机科技的《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也不负众望开播。另外,2020年9月玄机科技改制股份有限公司,去年收入2亿,上市将近,期待国产网络动画第一股。

所以我们看国产动画,就像小学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每每嘴里说着“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却依然倾己所爱,选择支持、信任和维护。即使有时候行业艰辛,不赚钱,作品少,还总有鱼龙混杂的搅局者,即使我们一次一次为国漫崛起而感动兴奋,为国漫寒冬而惋惜焦虑。回顾历史长河,我们是旁观者更是参与者,每一部振奋人心的作品或许渺小,但每一步都是为前进着的国产动画行业点亮一盏灯,灯光背后,有中国动画人坚定的目光。

多幸运,国产动画从未被打倒,他不相信眼泪,却给了我们前行的勇气。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从未 眼泪 国产 动画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