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中国 漫画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动漫新闻网 / 游戏资讯 / 动漫游戏 / 内容

法国游戏公司育碧进入中国22年留下了什么?

作者:彭新|时间:2019-08-27 11:01|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花几秒钟时间想想育碧软件(Ubisoft),你会想到什么?中国游戏业的“黄埔军校”?《刺客信条》开发商?还是“土豆服务器种植者”?

花几秒钟时间想想育碧软件(Ubisoft),你会想到什么?中国游戏业的“黄埔军校”?《刺客信条》开发商?还是“土豆服务器种植者”?

这家公司进入中国22年来,留下了各种各样的标签。

即使最近大热的《长安十二时辰》,和这家公司也有关联——《刺客信条》正是电视剧原著小说作者马伯庸的灵感始发地。

凭借《刺客信条》、《彩虹六号》、《全境封锁》这些流行游戏IP以及随之构建的流行文化,育碧公司在中国人气渐长,已经成为最为公众熟知的外国游戏公司之一,维持着游戏企业中少见的好名声。

追溯这家公司在中国建立和成长的历史,也不难发现其中潜藏着一种草蛇灰线般的联系。

1996年,育碧上海正式成立,成为第一批在中国开设分公司的外资游戏公司。十一年前,育碧在成都找到了在中国的第二个落脚点。二十多年的驻留,让育碧成为中国游戏业资历最深的海外参与者和观察者。

“二十多年前,中国的PC市场就已经在蓬勃发展。当年的研究报道纷纷指出中国将在两年内成为世界第三大市场,然后才轮到美国、英国、德国、法国。1998年,中国已经成为了第三大PC市场。” 参与创建育碧上海工作室的戈翎(Corinne Le Roy)曾回忆。

戈翎说,她在举办会议时见到了很多小规模的中国开发商试图为PC创作内容。当时中国的本土游戏产业已经起步,人们在着手创作,并且渴望发展PC市场,因此就需要内容。“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为了促进这种新兴媒体的发展,有必要鼓励新的参与者加入这个国家。我正是因此顺利获得了支持。”

对中国游戏产业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来自于20余年的本土经营。除了引进海外正版游戏,参与国内游戏发行外,育碧中国配合总部参与全球游戏研发也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游戏开发人才,这让育碧中国赢得了“游戏业黄埔军校”的声誉。

“黄埔军校”的另一面是,早期的游戏代理业务为育碧在中国开拓了第一批具有全球视野和审美的单机游戏粉丝。在育碧早期代理引进中国的游戏里,除了自家游戏,还包括《生化危机》系列、《家园》、《无尽的任务》以及《英雄无敌4》等经典。

实际上,这是育碧数十年向全球投资的成就,育碧的40多家分支公司遍布全世界,既涵盖了游戏产业发达的西欧、北美以及日本,还包括新加坡、乌克兰和保加利亚这样的非传统游戏产业大国。公司的英文名字“Ubisoft”来自英文单词ubiquitous,正寄托了创始人对产品无处不在的憧憬。

总的来说,从建立伊始愿景,再到至今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扩张历程,育碧已经从一家法国游戏公司转变为一个拥有独特多元文化的综合体。

育碧中国总裁 Xavier Poix说,“我们在全球拥有工作室,这意味着我们能把全球工作室的文化底蕴融合到项目中。”这位CEO相信,游戏团队的多元化,正是育碧打造出诸多杰出游戏,塑造自身成功的关键元素。

《刺客信条》是体现这种精神的典型案例。从2007年推出以来,游戏故事的发生地遍及十字军东征期间的耶路撒冷、文艺复兴时代的罗马和威尼斯,以及苏莱曼大帝时期的奥斯曼帝国伊斯坦布尔。《刺客信条》的推出被划为育碧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让这家公司终于有了一个销量和文化影响力层面上的大IP.显然,这种做法得到了玩家的认同。

不断有玩家在社交媒体声称,自己身处的现实世界,竟然和自己在《刺客信条》的游戏旅途发生了美妙的交集。“我来到巴黎旅游,却发现这里的建筑似曾相识,好像我以前已经来过一样。实际上,我知道我只是打通了《刺客信条:大革命》。”一位玩家说。《刺客信条:大革命》正是以大革命时期的巴黎作为背景。

这并不出乎Xavier Poix的意料,他认为育碧游戏创造的是一种超过虚拟意义上的真实感、以及基于现实的社交关系。

“我们确实在游戏中制作了许多还原历史的元素,”他说,“我们希望,即使是在游戏里,玩家也有某种共鸣,产生一定的教育意义。”

类似的做法在育碧的研发体系中被广泛采用。Xavier Poix以最新公布的Switch游戏《疯狂兔子:奇遇派对》举例,这款游戏基于《西游记》题材,由育碧成都工作室开发,试图结合育碧标志性的疯狂兔子们和中国传统文学设计灵感,构建出一种搞怪、欢乐且老少咸宜的合家欢体验。Xavier Poix说,除了引发中国玩家的共鸣,发生在《疯狂兔子:奇遇派对》中的西游故事也会得到西方玩家的关注。

然而,海外游戏公司在中国的轨迹不尽然总是成功,早期进入中国的育碧同行,如2K、EA以及Crytek,或黯然离场,或在集团内话语权尽失。这些公司擅长大型制作的单机游戏,但面对盗版时手足无措。而移动游戏大潮的来临,让他们又突然发现自己正在逐渐失去受众。

对所有参与中国市场的海外游戏公司而言,这是一段必须经历的适应期,即使育碧也不能避免。伴随几家大公司的退出,作为少数在中国正式开展业务的游戏公司,育碧的存在显得形单影只。

“有时孤独可能是一件好事。不过我们看到了许多中国开发商正不断起步,和我们站在一起。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并不孤独。”Xavier Poix看待这段历史的态度显得更“积极”一些。

坏日子终究会过去,类似Steam、Uplay这样的游戏平台兴起,以及Xbox One和PS4的引进,让中国玩家有了一个可以放心付费的游戏平台,也间接帮助了育碧中国走出低谷。现在,波兰的CD Projeckt来了,带来了《巫师》和《赛博朋克2077》。《辐射》的开发商Bethesda在中国开设办公室,开始宣传自己的手游。2K中国也重新拾起了在微博的社交账号,开始卖力宣传即将发售的《无主之地3》。

“这很有趣。”Xavier Poix认为,当越来越多的西方游戏公司入华,玩家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们能接触到新的游戏机制和游戏设计,也就能够以一种更开阔的视野接纳西方的游戏产品。”

他承认西方同行加速进入中国,给育碧带来了一场关注度和销量之争,但也强调,“中国玩家开始尝试更多海外游戏,终归是一件好事情”。

Xavier Poix在育碧法国任职将近15年。2018年,他接替戈翎就任育碧中国区负责人,职位的变动为他观察中国带来一种不同的视角,体察到中西方游戏文化的不同状态。

“西方玩家非常熟悉所有的游戏主机,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从小到大长期教育的过程,逐渐形成了自身的游戏文化,但中国不同。” Xavier Poix乐观地推测,中国玩家可能更多会尝试PC游戏,然后是手游,“一个趋势是,中国玩家开始越来越多地接触各种西方游戏了。”

另一个对Xavier Poix颇有启发的现象是女性玩家在游戏中的参与程度,“我在中国看到许多女玩家会玩《绝地求生》,这在西方可是看不到的。”

游戏之外的交流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Xavier Poix知晓中国玩家对自己公司的评论,无论是恶意还是善意的。比如成为meme的“土豆服务器”——通常是讽刺育碧不时中断且令人抓狂的游戏服务器连接。

“我们完全理解中国玩家抱怨的服务器问题,” Xavier Poix摊开双手,“但你要知道,这种问题即使在西方也不鲜见,欧美玩家也常常向我们抱怨。但在最近一年,我们在服务器优化和游戏本地化商(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就是为了改善这种情况。比如,我们和腾讯合作,努力将《彩虹六号:围攻》带进中国,来保证游戏和服务器体验有最佳效果。”

他还严肃地保证:“(我们)不会再种更多土豆了。”

当然,对于现在的育碧来说,它将面临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继续保持现有的产品形态,或者寻找改变的可能。很多玩家迫切希望《刺客信条》有一个中国背景的正统游戏,但Xavier Poix并没有给出一个强有力的许诺。

粉丝当然期待育碧在中国做得更多。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了育碧的种种——多元文化体验,创造力,以及对中国市场坚守的粉丝而言,期待反而变得有趣起来。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游戏公司 法国 中国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