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中国 漫画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中国动漫新闻网 / 作品资讯 / 漫画 / 内容

漫画行业似乎进入了洗牌期

时间:2019-03-21 15:10|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2018下半年,先是8月份爆出大角虫漫画在拖欠作者稿费数百万元,接着12月中旬传出网易漫画被B站收购的消息并被证实,没多久36氪又披露奥飞娱乐准备出售有妖气。

e4e48915ace2455094519bca611f81e4

去年下半年开始,漫画行业十分动荡,似乎也进入了洗牌期。

2018下半年,先是8月份爆出大角虫漫画在拖欠作者稿费数百万元,接着12月中旬传出网易漫画被B站收购的消息并被证实,没多久36氪又披露奥飞娱乐准备出售有妖气。

不同的命运轨迹此刻交织在一起,相继被出售网易漫画和有妖气可谓是漫画行业的一对难兄难弟,可曾经的一哥有妖气何以至此?

有妖气起大早赶晚集

如果说网易漫画是来晚了没赶上最好的时机,那么有妖气则是起了个大早,赶了晚集。

论辈分,有妖气是国内最早成立的漫画平台。2015年网易漫画刚成立时,有妖气已经走过了9年,并迎来了高光时刻。

那一年,有妖气已经沉淀了40000部原创漫画,平均每月点击量高达800万,月更新漫画达到6万页,估值在5000万美元左右;那一年,由有妖气的人气IP《十万个冷笑话》改编的动画电影票房过亿,是当年的动画电影票房冠军,业界都认为有妖气走出了一条从漫画到动画到电影的商业化路径。为此,当成绩如此出众的有妖气被奥飞以9亿的价格全资收购时,不少人都觉得有妖气是“低嫁”了。

不过,当时也有不少人看好有妖气的未来,认为奥飞和有妖气能互相补足。哪想三年过去了,变成奥飞系的有妖气并没有更上一层楼,又落得个待重新出售、一哥地位不再的结局。骨朵数据显示,2018年12月漫画平台月活跃用户排行榜中,有妖气仅排在第十二位,而网易漫画排在第八位。有妖气沉淀了4万多部原创漫画,没能保住第一梯队的位置;而网易漫画纵使有史克威尔艾克尼斯、集英社、讲谈社等漫画发行商的漫画版权,也没能进入第一梯队,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有妖气倒退,源于成为奥飞系平台后错过了两个站稳脚跟的时机。

或许是成立时间早,经历过漫长难捱的“开荒期”,使得2015年漫画行业刚起风,有妖气就急于考虑商业变现的问题,以至于“影漫游”概念一火,便全身心扎在里头。事实上,影游联动或是影漫游联动模式放到现在来看也不能说成熟了,仅有少数H5游戏通过影游联动模式活得很滋润,更不用说几年前H5游戏还没走进大众视线,产业上下游协作处于初期阶段的时候。

有妖气在市场未成熟的情况下尝试影游联动,被绊倒也在所难免。有妖气的四大IP《十万个冷笑话》、《端脑》、《镇魂街》、《雏蜂》,仅有《十万个冷笑话》和《镇魂街》传播较广,而当时备受动画爱好者期待的中日合作动画《雏蜂》以动画质量崩坏,游戏开发有始无终结束。

三年前,有妖气能夸耀的是这四部漫画,三年后有妖气能摆上台面也还是这四部漫画,纵使曾扬言有大量IP库存,大部分还是埋没在手里了。侧面说明其中两部作品的成功是作品基调受市场欢迎,而不是有妖气善于运作IP。

此外,PC出身的有妖气没能抓住2015年之后的漫画行业红利,也就是互联网红利,而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又非常迅速,有妖气很快就被有资本扶持的快看漫画和有家境优渥的腾讯漫画等平台迅速超过,并远远撇在后头。

相关机构预计,截止2018年底,腾讯漫画等三家头部漫画平台的签约漫画数量有望超过15万部,为行业贡献70%的签约作品数量;现下口碑较高的漫改动画如《妖狐小红娘》等也均出自头部漫画平台。此情此景,不禁想问一句“有妖气老矣,尚能饭否”?

奥飞是垫脚石也是绊脚石

作为一个奥飞系平台,有妖气的倒退与背后的奥飞娱乐不无关系。

诚然,奥飞娱乐最近几年为了让有妖气沉淀的IP能快速变现,通过收购或投资的方式连接起了包括漫画、动画、游戏、玩具、实景娱乐等产业链环节。但漫画往下游变现的周期非常长,急功近利却与之相悖,奥飞娱乐急于变现的心成了有妖气守位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奥飞娱乐将IP变现放在首位,导致有妖气将过多的精力放在已有IP的衍生变现之上,而忽略了其他IP的孵化,逐渐丧失培养IP的能力,最终无法与后起之秀分庭抗礼。腾讯漫画、快看漫画在有妖气专注影漫游联动之时,不仅培育了一批优秀的原创漫画IP,在动画改编和影视改编模式中取得了较理想的效果,如《妖狐小红娘》动画,和《快把我哥带走》漫改真人电影,还通过与原创文学平台合作,获得了大量优质内容源可供漫画改编。如此一来,有妖气与其他平台的距离也就越拉越大。

另外,奥飞娱乐想通过收购妖气与旗下K12业务相结合,以连接少儿和青年两个年龄段的消费群体,但这是非常理想化的内容消费趋势推测,而非真实需求。每一代人的消费需求差别非常大,并不能如此顺畅的过渡。再加上奥飞除了早几年推出过《喜羊羊与灰太狼》、《巴啦啦小魔仙》等几个热门少儿动画IP之外,同样没有其他成绩,近些年依然在吃老本,想要从内容上连接两代消费者又从何谈起。

当然,阻碍有妖气往上走的外因除了奥飞之外,与游戏行业的大环境也有关。奥飞2018年商誉减值9.44亿,大半来自有妖气,其余则来自于游戏,去年游戏行业伤亡惨重想必各位都有耳闻。彼时影漫游联动模式不成熟,对于刚起步的漫画行业和动画行业来说采用此模式的时机也未到,现在则是受到版号审批限制,影漫游联动模式难度增大,也不是好时机。

折损之大,也难怪奥飞选择在此时为有妖气找下家。

有妖气如何挽狂澜?

手中有大量原创漫画IP尚未被开发,如今游戏版号审批又再度暂停,影漫游联动的最佳时机依然没有到,有妖气想要稳住地位不再往下跌,或是稳中求进,不能过于执着影漫游联动模式,才能避免为了芝麻丢西瓜,再次错过细分领域的机会。

一方面,完善的产业链是漫画顺利往下游变现的保障,现在各大漫画平台都在忙着布局产业链,但也不能盲目布局。倘若产业链各个环节协作不到位,最后只会赔了夫人又折兵。有妖气在往下游变现的过程中需要选择符合平台定位的模式。

向上,可以和原创文学平台合作,改编热门文学作品。由于文学作品已经有粉丝基础,改编为漫画后更容易导流到平台,并且从《魔道祖师》、《斗破苍穹》等改编作品的影响力来看此模式已经相对成熟,能够唤回有妖气的活跃用户,不如把部分重心放到此处。

往下,可以选择与业内有实力的动画公司或衍生品开发公司合作,比如《一人之下》、《全职高手》等许多热门作品均选择了与日本手办御三家之一的良笑社(Good Smile Company)合作,毕竟奥飞娱乐的K12优势对有妖气而言帮助不大,扩宽变现渠道对有妖气和奥飞而言都有利。

另一方面,从有妖气近期的宣发和IP合作计划来看,是集中在与零售行业的联动上,比如《馒头日记》等作品与永辉生活、榛果民宿等实业品牌进行了授权合作,如此布局或许与奥飞娱乐出身玩具行业有关,但是有妖气也需要抓住有声漫画和动态漫画的机会。

漫画和文学的变现路径可以说是几乎一致,均是向动画、影视剧、游戏、衍生品等方向走,只是文学IP变现多了改编漫画这一环节。漫画平台的付费模式参考的是文学平台的付费模式,同样可以参考文学平台的变现轨迹举一反三。

短视频和音频目前是业内普遍认为有较多红利的领域,如今文学作品除了改编为影视剧和动画之外,也会授权开发有声书和广播剧,自猫耳FM用多部付费广播剧证明了广播剧的盈利能力后,广播剧逐渐成为了晋江文学城等文学平台的IP改编重心,并形成了广播剧、动画、影视剧相结合的IP商业化模式。

放到漫画行业来看同样是机遇。漫画与音频和短视频相结合的尝试已有之,也就是有声漫画和动态漫画。与动画、电影相比,有声漫画和动态漫画的制作周期短、成本低,适合与动画、电影改编相结合,腾讯漫画等平台也在着手布局,有妖气不妨也将IP库中的作品进行有声漫画或动态漫画开发,以吸引新一代消费者。

更重要的是,有声漫画、动态漫画与动画同步开发,对于漫画来说也会起到扩大宣传面的作用。如此一来,漫画的生命力也会在多元的商业化模式中得到延长。如若有声漫画或动态漫画能成为一个风口,有妖气或许能借着短视频和有声产品的红利往上走。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漫画 行业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