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漫画 中国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中国动漫新闻网 / 产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内容

绘梦动画完成过亿元 B+ 轮融资 联手B站发布多部国漫新作

时间:2018-12-20 10:42|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绘梦成立于 2013 年,是国内二维动画领域的头部公司,陆续制作或出品了《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凸变英雄LEAF》《肆式青春》等多部知名动漫作品。在韩国、日本成立了分公司,沟通中日的制作人、IP 的交流合作及市场资源的流通,推动国漫出海。

近日动画公司绘梦动画完成过亿元 B+ 轮融资,由壹动漫领投,三千资本、B 站跟投。

绘梦成立于 2013 年,是国内二维动画领域的头部公司,陆续制作或出品了《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凸变英雄LEAF》《肆式青春》等多部知名动漫作品。在韩国、日本成立了分公司,沟通中日的制作人、IP 的交流合作及市场资源的流通,推动国漫出海。

成立初期,绘梦主要为 IP、平台方做内容承制,有了近 40 部作品的磨练后,近年逐渐推出自己的原创动漫作品,并开始尝试院线动画。

从承制到推出原创 IP,无异于打怪晋级之路。承制的好处是打磨制作能力、制作团队和市场敏锐度,减轻公司在原创 IP 上的试错风险。但版权不在自己手上,单靠内容制作费用,营收增量空间和内容开发的想象力有限,也很难获取到产业链中游的授权、品牌合作收益,以及下游的衍生品收益。

QQ截图20181220103950

从《凸变英雄LEAF》和《肆式青春》的市场表现来看,突破业务边界后的绘梦,在用户和市场需求洞悉、内容运营、渠道宣发等环节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绘梦动画创始人 & CEO 李豪凌告诉36氪,原本《肆式青春》最初是作为网大来制作制作的,最后有机会尝试院线,出于为未来业务做经验储备、探索电影产业链条的心态尝试做了院线,本来也没有过多的票房考虑,主要在艺联院线发布,排片率、场次安排也比较有限。通过 Netflix 做了全球发行,且同步在中日上映,成本已经回收。

在原创内容推进方面,李豪凌告诉36氪,内容定位上,绘梦依然会把重点放在二维动画上,而二维更适合用来塑造青春、校园、热血题材,这些也是绘梦要持续耕耘的。

至于对价值 IP 培育方向的判断,李豪凌认为,“好的 IP 一定要有长线规划和内容储备。企划阶段设计好 IP 的通路,配合展开商务、影视放大、后端运营以及周边合作。”

围绕这一策略,今年 6 月绘梦和 B 站联合成立了原创动漫公司「哆啦哔梦」,做打通产业链、整合动漫产业上下游资源的尝试。

12 月 18 日哆啦哔梦官宣了 20 多部即将推出的国产动画新作,其中有 10 部作品为绘梦动画原创作品,季播剧《DEVIL GAME》、《准星》,长篇热血年番《不灭的我》,以及竖屏搞笑短视频动画《垂直世界》则为哆啦哔梦原创。

此次 20 多部作品背后,也有阅文、晋江等小说平台,以及玄机科技、艾尔平方等头部内容制作公司。优质 IP 需要运营放大流量和覆盖人群,更需要将流量变现。

CP 和平台方深度绑定,相当于补充了 CP 方在内容运营、渠道资源方面的短板,也让平台能以可控的价格和方式获取优质内容版权。共同做版权的长线经营,获取版权收益、增加变现通路。而 CP 方也能腾出精力,专注在内容打磨上。

以下为 2017 年 1 月绘梦完成 B 轮融资时36氪报道原文:

近日,上海绘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绘梦动画”)宣布获得腾讯与天津梧桐树上亿人民币投资。这是继两个月前若森数字得到B轮融资,估值30亿后的又一头部动画制作公司获得大融资。

公开信息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绘梦动画,此前获得过创新工场、B站、乐元素、景林等的投资,曾和腾讯动漫、爱奇艺、有妖气等合作出品多个动画作品。

作为国内二维动画领域最大的公司,绘梦目前的业务以外包订单为主。其动画项目的管理架构是阶梯式的,总导演是核心,决定公司战略和人员,制片负责统筹和企划,中期加工则交由外部动画制作公司。目前,绘梦承接了腾讯动画80%的订单。在2015年和2016年,其年产分别达17部和24部。 

目前,绘梦动画员工人数超过200人,国内外都有分公司。海外分公司在东京和首尔,员工将近百人。鉴于目前外包制作团队紧缺,布局海外市场成为绘梦解决人力问题的途径。

为了学习日韩国技术,从2015年开始,绘梦进入韩国,随后来到日本。2015年,绘梦动画入股日本株式会社ARTLAND,和DEEN社、富士电视台等资源合作,并与东京MX电视台合作推出“绘梦时间”。

随后,2016年,绘梦开始参与版权运营,包括参加日本制作委员会,组织日本优秀IP在中日两国进行融资和运营。2016年,其制作的动画包括《我叫白小飞》、《一课一练》、《狐妖小红娘》和《凸变英雄》等。获得该年日本新番评比第十名的《凸变英雄》由国内团队制作,脚本和日文版本地化修正由日方完成,随后在日本电视台播放;而《一课一练》则全部由日本团队制作完成。

从此前作为腾讯动漫和日本动画团队接口,到如今独立和日方合作制作动画,甚至将中国动画推向日本,绘梦动画正渐渐累积和日方团队合作的经验。

在绘梦看来,和日方合作的成本虽高于国内团队,但目前中国二次元用户仍以日漫为主,和日方合作能带来更多关注;借助日本完善的动漫产业链,能积累动漫IP运作和动画工业制作经验;而在日本建立公司,则是设立发行和运营基地的需要,有助于收揽相关动画人才。

绘梦动画CEO李豪凌此前接受数娱梦工厂访问时表示,目前绘梦一年订单量在10~15部。从2017年开始,将增加原创作品和IP动画比例。

考虑到中国动画目前变现端很窄,大家都想做IP,而成为头部IP几率很低的情况,绘梦认为打通更多的动画变现渠道变得越来越有必要,比如开拓周边、DVD、声优签售等衍生品、扩展海外变现端。若森数字在这点上就做得很好,其出品的《画江湖之不良人》相继推出动画、超级网剧、舞台剧和手游等系列产品。

在内容上,绘梦希望通过广而全的作品提高市场曝光度,占得先机;扩大项目的广度,增加品类,让绘梦变成一个动画平台公司,而不仅是抱着一个IP火 ;丰富动画类型,例如可以尝试三维动画;同时希望内容更国际化,让作品能走出国门 。

而在人员布局和战略架构上增加多样性,培养不同国家的团队,同时超越国界,将他们作为共同体去创造产品。

近来,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方开始关注动画制作公司,一定程度体现了资本对这些有着过硬制作和设计能力的代工或外包方的看好,比如腾讯近几年为构建内容生产体系就频频出手动画制作领域。

此前,绘梦动画已经和腾讯有过多次合作。绘梦动画制作的多部动画原作或是在腾讯动漫连载的漫画,或是在腾讯旗下阅文集团的连载小说,比如《我叫白小飞》、《狐妖小红娘》等。此次投资,有助于加深彼此合作,方便腾讯对旗下IP改编作品的掌控,获取更多盈利,也有助于绘梦借助腾讯社交网络扩展分发渠道。

通过平台资源整合,共同打造IP,动漫内容产出效率将大量提高。这种由专业平台主导,不同领域专业团队共同打造动漫IP的做法,广泛存在于日美动漫产业,在中国则刚刚起步。 

然而,随着近两年国内动画外包业务量的快速增长,产能变成一个大问题。一方面是制作外包团队尤其是日韩团队的成本在快速上涨,本土人才在短期内难以培养出来,找到匹配的代工团队资源比之前更困难。另外,除人工问题外,像绘梦这样的代工企业开始考虑发展空间更大的原创业务,也会进一步加剧产能问题。对于这一点,若森通过自建动漫人才培训学校,进行人才储备和早期IP孵化。

问题重重的同时,中国动漫也有机遇。CBNData此前发布的《2016年中国原创动漫大数据报告》显示,中国动漫发展的机遇在于,中国的二次元受众具有强大能动性和反哺能力。在支持国产的心理支持下,消费者的对好的国产动漫付费意愿强烈,这从《大圣归来》等国产动漫作品的票房成功和巨大的衍生品市场就可以看出来。

正如报告显示,国漫或许尚未抵达最好的时代,但最好的阶段正逐渐到来。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新作 融资 动画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