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的理想乡:谁能在年轻人中获得“市场”_中国动漫新闻网-中国动漫产业综合平台
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漫画 中国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中国动漫新闻网 / 产业新闻 / 产业资讯 / 内容

二次元的理想乡:谁能在年轻人中获得“市场”

作者:程盟超|时间:2018-05-09 10:47|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二次元是片水太深的汪洋。小圈子多,有人寻找刺激,有人寻找三观。激发相对广泛的热情可能不比打破次元壁简单。毕竟不是每个春天都有《复仇者联盟3》和重制的《银河英雄传说》。

二次元是片水太深的汪洋。小圈子多,有人寻找刺激,有人寻找三观。激发相对广泛的热情可能不比打破次元壁简单。毕竟不是每个春天都有《复仇者联盟3》和重制的《银河英雄传说》。

看个电影不需要有优越感,但不得不说,漫威电影比经典漫画的粉丝群体更大。他们可能对美型人物、劲爆特效和男女主角暧昧的感情更感兴趣,并不会深究《美国队长:内战》里对小布什时代自由和秩序的政治隐喻,也不会发现X教授和万磁王的原型,分别是美国民权运动的两个极端——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利特尔。

消费主义越发盛行的今天,华美不艰深的东西更受欢迎。虽然“质疑自我”和“质疑权威”一度成了漫威漫画的主题,但时至今日,恐怕没多少粉丝知道漫威与麦卡锡主义对抗的往事;看金刚狼耍帅的同时,还要记挂着种族、宗教和社会浪潮,也实在太累人了。

我就曾经通过一项“优质”的消遣,开启构建崭新三观的大门。它不会把我圈在花花世界,也不像专业书和老学究。对于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有趣的外壳是个入口,等到真正沉进去,却又绝不仅仅是消遣。

我24岁,五一期间逛漫展,95后装扮的角色我有一小半认不出了。我有一种完全闲操心的心态:游戏和社交软件一波波迭代,很多从电脑换到了手机上,综艺节目开始带有直播和养成的属性。这些本质轻松、并不附带三观的产品愈发流行,吸引到更多人。可我之后的年轻人如果还想在消遣之余多得到点什么,他们会看什么呢?

一个线上平台购买了日本经典动漫《银河英雄传说》新近重置版的大陆独家版权。据说是因为这家公司的掌门人就是“银英”的铁粉,这让我为他的商业判断担心。

《银河英雄传说》一度被称作“太空版的《三国演义》”,银河帝国的莱因哈特与自由行星同盟的杨威利统领军队,看似在战场上交锋,其实背后是“民主”与“专制”,“国家”与“个体”的抉择。

现在的年轻人还会喜欢吗?毕竟原作小说就有足足200多万字,在同样的时间里收获足够的“快乐”,银英没有任何优势。“民众所喜爱的,并非自主性的思考及随之产生的责任,而是命令、服从及责任免除。”这种如今放之四海都难免令人不悦的话语,真的能在年轻人中获得“市场”么?

作品来自时代,其价值又被时代左右。上世纪80年代诞生的《银河英雄传说》,男主角之一的莱因哈特成长于帝国。为了成为开明君主,他不惜开战、杀人、行使权柄,这样的形象被饱受低效民主困扰的一部分日本民众认同。

但在彼时的中国,受到绝对追捧的是另一位男主人公、自由行星同盟的将领杨威利。他背后是一个腐败的、节节败退的政体,但他的判断是,“不能因为火灾,就否定火的价值”。和现在很多想把观念塞到你脑子里的讯息不同,银英的作者看似站在杨威利身后,却让他结局惨败。在那个时代,这的确是美妙的寓言。

我相信,在我们这批年轻人中,从“小孩子的消遣”里获取三观雏形的人不算多,但也不会少。那时的选择有很多,时代的底色只是隐现,背后藏着创作者不一样的人生哲学。一个顽劣的“中二病患者”可能被种上英雄主义的苗子。再后来,可能会迷上儿时的英雄追逐的自由,也可能喜欢上别的。

我有时会乐观地相信,在快节奏生活的当下,崭新的年轻人依旧有机会感知这种体验,毕竟好的作品终究要体现活生生的人的价值。比如在电影院吃完爆米花后,想一想为什么最爱出风头的钢铁侠愿意接受国际监管,一向以守序爱国著称的队长却成为了“反叛者”。

我也会悲观——条条大路皆达理想乡。人们总能从文艺作品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但可能人们想要的东西,已经从根本上变了。

毕竟人们挑选作品,作品也在挑人,我们也总会从同样的东西里获得不同的价值。就好似不少人把“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挂在嘴边,却从不知道这是“银河皇帝”莱因哈特的一句台词;也有一部分人默默无闻,却会在每年的6月1日泡上一杯红茶,兑点白兰地,只为悼念那个最喜欢读历史的杨威利。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年轻人 理想 市场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