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证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点:代理 动画 动漫 效果 女郎 产品 漫画 中国
联系电话:400-675-9240 在线QQ:2669710611
首页首页 / 中国动漫新闻网 / 产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内容

A站、B站正面对垒,阅文和中文在线的二次元较量

作者:莱西|时间:2018-04-12 09:59|来源:动漫界|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昨日晚间,在线阅读服务商中文在线发布今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预计为负3214.98万-负3048.99万元,同比下降268%~249%。今日股价随之重挫9.12%,收盘报11.06元,市值跌落至85.79亿元。

昨日晚间,在线阅读服务商中文在线发布今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预计为负3214.98万-负3048.99万元,同比下降268%~249%。今日股价随之重挫9.12%,收盘报11.06元,市值跌落至85.79亿元。

事实上,与阅文集团、掌阅科技相比,目前市值最低的中文在线也曾有过辉煌之时。2015年11月,中文在线股价达到50.84元,市值392.8亿。但随后短短4个月内,股价回落到20元左右,此后股价一直缓慢下调。直到今年1月下旬,中文在线开启了一波上涨之势,从9元的底部不断波动上扬,直到近期的高点13.3元后,再次震荡。

另一边,17年报上佳的阅文和掌阅近期股价在近期连续下滑。去年11月8日,阅文登陆港交所,在腾讯泛文娱的概念下,股价最高冲到110港元,市值一度达到997亿港币。然而,整整五个月后,阅文的股价已经一路震荡下行至71.4港元,市值缩水三分之一至647.18亿港币。所谓“出道即巅峰”,莫不如此。

而去年9月上市的掌阅科技,上市之后曾创下26个涨停,直到11月14日抵达历史性的73.79元高价、295.89亿的市值之后,才开启了长达5个月的市值“矫正”过程。目前股价已经收窄至50.68元,总市值缩水至203.2亿。但市盈率依旧高达156.49倍,比阅文集团的95.43倍和中文在线的84.01倍超出不少。

值得玩味的是,从三方披露的财报(预告)来看,业绩与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并非完全正相关。这种背道而驰是否隐藏着某种价值失衡?

阅文净利一年涨14倍,与掌阅、中文在线差距拉大

对比三家在线阅读上市公司的2017年财报数据,阅文集团依旧遥遥领先。其全年总营收40.95亿,比2016年的25.69亿上涨60.2%,毛利翻倍至20.754亿,以至于毛利率首次达到五成之多。净利润更是飞速增长,达到5.56亿。要知道,这个数字在2016年是3670万,扭亏为盈一年后就实现了同比上升1416%的惊人增幅,着实不易。

相较之下,中文在线和掌阅科技的增幅就有点相形见绌了。根据两者的业绩快报和预告,中文在线去年的净利润大涨118.54%至7658.61万,比16年净利12%的增速加快不少。毛利虽未正式公布,但从已知的营业利润大涨416.52%来看,该项数据也不会太差。毕竟,中文在线过去两年的毛利率一直维持在高位,其2015-2016年的毛利率分别为47.18%、48.32%。而同期的掌阅科技是48.45%、32.95%,阅文集团则是36%、41%。

而掌阅科技发布的业绩预告称。掌阅去年的净利润有望同比增长51.81%到71.23%,也就是说,掌阅科技17年净利将首次破亿元大关,在1.172-1.322亿之间徘徊,而该数据2014-2016年的表现分别是5745.56万、2956.63万、7720.96万,从这个走势看,也算是在2015年的低谷中走出并开始回血。

所以,总体来看,2015年,中文在线的净利润最高,掌阅科技净利正腰斩至自身最低,阅文则创下最大3.54亿元的亏损。但到了2017年形势完全掉了个,阅文高达5.56亿的净利是掌阅科技的5倍,是中文在线的7.26倍。

不过,即便三方在财务数据上的差距拉大,但殊途同归,对中下游版权收入的开发却相互竞赛,尤其是在动漫、影视和游戏三大板块中,中文在线和阅文集团的针锋相对颇为明显。

A站、B站正面对垒,阅文和中文在线的二次元较量

半个月前,腾讯持股5.2%的B站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获得4.38亿美元融资,目前市值32亿美元左右。虽然从持股比例和控制权上比较,腾讯对阅文超5成的控股,和B站管理层凭少数股份拥有80%投票权的情况,不可相提并论。但显然,腾讯泛文娱战略下,B站作为面向Z时代人群的,以二次元为主的“亚文化”创作和分发平台,起到了起承转合的作用。招股书显示,B站2018年前两个月平均月活跃用户(MAU)为7600万。

另一边,中文在线身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3.51%的A站,已经在去年11月和今年2月先后经历了两次停服事件。其去年11月的日活跃用户(DAU),也从1200万的峰值下降到160万。

更使得A站迷雾重重的是,市场一度传言阿里巴巴将以10亿元人民币的估值入股A站,但由于阿里和老股东奥飞动漫董事长蔡冬青(持股54.77%)、中文在线、土豆文化(持股13.23%)的谈判陷入僵局,该融资告吹。

的确,当中文在线2016年11月以2.5亿价格持有A站股份之时,估值是18.5亿元,如今才过一年便市值腰斩,新旧股东谈判破裂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刚刚改名为乐创文娱的乐视影业,在去年年初融创进驻之时,估值尚且为70亿,而在今年以30亿估值的白菜价获得新一轮融资,且有超9成的股东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一个不对外,只对内的“股东轮”。

不过,如同被拖欠17亿的乐创文娱,依旧有大把“感兴趣的人”一般,A站和阿里联姻,对抗腾讯系B站的好戏告吹后,今日头条似蠢蠢欲动,有意介入A站融资。这个举动并不算出人意料,毕竟此前今日头条已经投资了快看漫画和中文COS绘画小说社区半次元,A站虽在运营规模和财务数据上被B站拉开了不止一个身位,但仍然是二次元圈层人群中的一个“精神图腾”,只要重组顺利,A站重新回血不是没有可能。

权属纷争不断,在线阅读靠游戏变现的美梦难做

不过,对于年度净利润尚且处于千万级别的二股东中文在线来说,A站常年亏损数亿元,短期前景不明朗的现状,从财务上确实会造成压力。所以,中文在线决定再度加码二次元游戏平台G站。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以2.5亿的高价投资A站之时,也曾以2.5亿元、占比20%的价格对G站进行增资收购。协议签订之时,双方还拟定了对赌协议,G站2016-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不得低于0.9亿、1.5亿、2.2亿。而G站16年实际上超额完成对赌,归母净利达到9711.23万元。

或许是风景这边独好,中文在线去年8月宣布将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G站剩余的8成股份,对价14.7亿元。对赌协议也相应延长至2019年,合计G站2017-2019将完成6.34亿元的归母净利。

而对于中文在线来说,由于G站的持股变化,G站对其的年度净利贡献,也将从2017年的3000万,变为2018年的2.2亿、2019年的2.64亿。这种带动作用,无疑解释了为何中文在线17年净利润能够大增4154万,也预示着其今年有望在掌阅科技之后,成为第三个净利润破亿的在线阅读上市公司。

不过,G站的游戏业务也并非毫无破绽,报道显示,G站的7成营收来自手游,而《战场双马尾》又是重中之重。但碍于游戏的生命周期,这款游戏的月活跃用户和月充值金额均从高点缩水了一半和三分之二。而更加显得G站在游戏市场寡头格局下步履艰难的是,旗下的《白猫计划》因与合作方Colopl、GUMI公司就运营主导权问题发生矛盾最终停服。和星米网络合作开发的《Fate/stay night 命运之夜》,又因独家运营权对簿公堂,直到去年11月星米网络败诉,向G站索赔8907万的请求被驳回,G站近亿元的资产也相应得以解冻。

并不是只有G站一家游戏公司身陷纠纷。阅文的大股东腾讯,虽享受着游戏带来的半壁江山业绩,也需面临游戏更迭过快,青黄不接的窘境。

根据腾讯公布的17年财报,其第四季度游戏收入297亿,比三季度的328亿环比下降了9.5%,是该业务的首次下滑。从腾讯和外界的解读看,下滑一是受三季度PC游戏虚拟道具销售推广活动的高基数影响,来自角色扮演游戏及射击类手机游戏的贡献减少,二是由于手游整体的每用户平均收入开始环比下降,包括《王者荣耀》的月活和日活用户数都开始走下坡路,而两款“吃鸡”类游戏还未商业化,造成了游戏收入某种意义的“断档”。

更值得注意的是,腾讯持股5%的PUBG公司,作为《绝地求生》的开发商,于近日向网易发起诉讼,起诉后者的《荒野行动》、《终结者2》两款游戏涉嫌抄袭,索赔1500万美元。显然,这个举动与网易在腾讯代理《绝地求生》国服版之前,抢先推出“吃鸡”类游戏密切相关。可见作为现金“奶牛”的游戏业务,无论是巨头还是中小入场者,都需要面对巨额利益背后的各类争端带来的不可控风险。

联手传统影视制作方开发网文IP,谁的朋友圈更强大?

事实上,按照中文在线的“内容IP+A站宣发+G站游戏变现”的策略,动漫游戏之外的影视开发一直是IP热潮之下最为突出的门类。从中文在线近4年的公告看,其早在2015年,就与荣信达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针对中文在线旗下的网络文学IP资源,荣信达拥有影视项目改编等相关权益的优先采购权,而中文在线也将协助荣信达获得合理的IP采购价。

2016年,中文在线更是先后与华策影视、唐德影视达成合作。根据公告,华策影视在同等条件下享有每年优先选择至少2个超级IP的权利,去年3月,中文在线亦公告投资1.1亿元,与华策联合开发影视剧《凰权》,该剧已经确定将在湖南卫视独播,且收入有望在今年第二季度纳入。除此之外,其与华策开发的《橙红年代》,已于去年12月杀青。

中文在线与唐德影视的合作范围更广,影视版块包括但不限于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电影、电视栏目等形式,游戏版块则包括但不限于网游、单机游戏、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手机游戏及相关衍生品。

中文在线如此大范围的撒网合作,或许是对过往错失《甄嬛传》、《何以笙箫默》两部大IP影视化的补救。

从阅文的影视IP开发进度看,显然偏向于在腾讯泛文娱的大框架下协同作战。例如,阅文早前宣布与新丽传媒联合开发《将夜》和《庆余年》,今年1月的公告亦显示,阅文出资6729.6万元,与新丽合作开发影视剧。

考虑到《将夜》已经在2月杀青,《庆余年》恰好于1月底开拍,可以推测这起投资数额指的是后者。而就在3月末,腾讯花费33.17亿元从光线手中买下新丽传媒27.64%股权,意味着新丽传媒再次折戟IPO后,光线已经完全退场,腾讯成为合计持有27.642%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阅文对男性向IP的青睐由来已久。例如,其与柠萌影业合作了《择天记》、《全职高手》,而腾讯刚刚在3月初,参与了柠萌影业的C轮融资。目前持股17.79%,仅次于创始人苏晓。腾讯系内部的协作之外,阅文还和爱奇艺联合开发了《黄金瞳》。从上述几部大剧的选角看,几乎囊括了当下最热门的流量和老戏骨。

虽然从财务上看,阅文去年的版权运营收入只有3.66亿,上涨48%,离在线阅读收入34.2亿、增速86%的成绩相比,略显弱势,但阅文深耕IP影视化开发的雄心确实不容轻视。

结语

总体而言,中文在线和阅文集团在IP下游开发的三大方向——动漫、游戏和影视上,面临着重叠竞争,且从前者的自身体量来说,面对后者以及背后的腾讯,的确非常吃力,需要一棵财大气粗的大树来扭转乾坤。否则,就G站和A站目前的状况看,很难与腾讯游戏和B站抗衡。

影视开发道路上,考虑到双方都倾向于传统制作方合作,可以推测作为跨界方,还处在影视行业的摸索阶段。3月下旬,阅文集团曾表示不排除发行CDR回归A股的可能性,如此看,阅文、掌阅、中文在线三家同台对垒的场景,或许用不了多久就可看到。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复制网址] [打印]
Tags:中文 正面 在线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